第二百九十章 茂林中宽衣 当人前解带

不二大道 290 作者文刀手予 全文字数 4600字
方才的一幕只在转瞬间发生,在场众人都看得瞠目结舌。 一个是三阶隐刺族角魔,一个是天生肉盾龟甲族角魔,足以让西北军中大多数低阶巡查小队全军覆灭。 但那中年男子竟然以一己之力,瞬间力挽狂澜,着实有点不可思议。 “厉害啊!” 唐仙喃了一句,忍不住晃了晃自己的脑袋,想要清醒一下。 “不对啊。”她忽然想到一个不大合理的问题: 在西北的通灵境修士中,如果有这么一号厉害人物,早应该在大比和巡查中脱颖而出,名列【墩荒榜】,成为那十几个闪耀名字中的一个。 怎么会像现在这样,叫自己完全没有映像。 “这人究竟是谁?” 她在脑海中一遍一遍回忆【墩荒榜】上的人物,回顾他们的资料,始终想不起哪一个能和眼前的中年男子对的上。 张眉和刘明湘已经走了过去,代表碾冰院小队,向那中年男子郑重道谢。 “兄台,你可以啊,” 唐仙也大大咧咧跟了过去,上上下下打量着对方,自来熟地打招呼,“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那中年男子一边从道服上撕了布条止住血,一边笑道:“甘陇的修士有多少,难不成你个个都见过?” 说着,几步走到那两具角魔尸体旁。 丑陋的身躯隐藏在青色透明的血冰之中,青血的纹路清晰可见,像精心制成的标本。 他口中喃喃而语,施了御火术,转瞬融掉寒冰,熟练地将魔角割下,收入储物袋中。 唐仙眼瞧着,满脸地羡慕藏不住。 按照西北【军功】兑换规则,杀死一纹青角魔相当于500【军功】,二纹青角750【军功】,三纹青角1000【军功】。 一些特殊种族还有额外的奖励【军功】。 比如这只隐刺族角魔,最少可以兑换2000【军功】。 再算上那个一阶龟甲族角魔的500【军功】。 这个中年男子这一次作战,便收获了2500【军功】。 对于碾冰院一众人来讲,这简直是天文数字。 唐仙使劲儿回忆,寻思自己在西北混了这么久,【军功】也没攒到过100啊。 如果这笔【军功】能给众人分一点,哪怕十分之一。 落到每个人的头上,都可以兑换将近一个月的聚灵阵修炼时间,当真可解燃眉之急。 回头一看,一众姑娘齐刷刷地站在原地,都眼巴巴地瞧着对方收割魔角。 少许,张眉轻咳一声,“敢问道友,接下来该怎么应对。” 这句话说完,瞬间将众人从死里逃生的短暂放松中拉了回来。 不知从多远处隐隐传来噼里啪啦的战斗声,让气氛重新压抑起来。 是啊,现在还在蛮荒森林,大批角魔就在附近,危险远未过去。 唐仙连忙瞧向那中年男子,只见他猛地挥出一剑,剑气倏地划过,在地上飞快铲了一个大坑。 “你干什么?”唐仙微微一愣,忍不住问道。 那人匆忙将两具角魔的尸体和先前殒命的三个修士一起驭进坑中,用土埋了起来,又用御风术驭了一道疾风,在地面上做了一些掩饰,“这几具尸身太扎眼了,难免叫人升起疑心。” 唐仙点了点,心想这人倒是个小心谨慎的性子。 看眼下的情形,碾冰院小队唯一的生路,便是牢牢抱住此人大腿。 否则,再来个隐刺魔,或者是更厉害的角魔,没有哪个人可以活着离开。 她眼瞧着对方,看见他面如止水,心里没来由地发慌。 不知对方是心里到底什么意思,会不会抛下众人离去。 毕竟,从战力上来讲,碾冰院小队几乎帮不到什么忙。 说是累赘也不过分。 几个姑娘便忐忑不安地瞧着他,等待最终的决定。 那中年男子则撇头顺着打斗传来的方向专注瞧去,看不见法术的华芒,却只有一片阴阴郁郁的丛林,心中暗道:“岁月曾与我说过,西北险恶,生死一线,也不知她所指是否就是这一遭。” 想了想,觉得也不大对。 现在的处境虽然危险,但也不到九死一生的地步。 不过,这些异常情况的出现,似乎已经征兆了什么。 “不管怎么样,还是得尽快想办法离开西北啊。”他心中想到。 …… 这中年男子正是魏不二。 他身边的小姑娘便是李苒。 半日前,他和李苒打听到碾冰院小队的行踪,原打算在驻地等待几人归来。 李苒却对什么竞技场的大感好奇,苦苦央求不二,只好结伴遁来长长见识。 结果,一路倒霉,竟然被征派到了蛮荒森林之中。 不二正胡思乱想着,忽然胸口一滞,一阵熟悉的心悸袭来。 当即面色一肃,将附近的打斗痕迹用御风术处理干净。 又抱起李苒,扭头与众人道,“跟我来。” 说罢,一趟窜到了一旁大树的树冠之中,接连窜过几丛树冠,匆匆寻了一处茂密藏了起来。 唐仙听了此话,虽知定是有什么危险将至,但心头竟然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与众姑娘一道,二话不说循着他的行迹上了树。 带她们飞遁起身,不二又驭一道疾风将地上的足迹处理干净。 上了枝头,众人各寻茂密之处,用密密麻麻的枝叶遮住了身形。 按照已知的常识,青角魔的探查能力大多都很弱,所以隐藏身迹现今还是比较管用的办法。 此刻,这一带的监察修士早已陨落,便暂时不会有人多事。藏身正是不二之选。 唐仙想了想,便凑到那中年男子身旁。 不二眼见她一身火红纱裙凑过来,真是扎眼之极。 忽然想到什么,扭头四望,才发现除了张楚月一身紧衣,唐仙大红纱,其余每个人是一袭白纱。 虽有浓密绿叶,也根本起不到掩藏身迹的作用。 “你们平常巡查就穿这衣服?”他连忙问道。 “巡查当然有紧身衣,”
唐仙也终于发现不对劲了,讷讷回道:“这不是要去竞技场么,谁想到被征到这鬼地方……” 不二立时明白过来。 但凡是女人便有爱美的天性,越是人多的地方越要打扮的漂亮。 女修自然也是女人的一种。 竞技场那么多人,当然不可能穿一身素衣过去。 “你们快换一身,” 他眉头一皱,连忙说道,“快点,时间来不及了。” “就在这里?” 唐仙吃了一惊,呆若木鸡望着对方。 其余几人也愣住了。 不二想了想,回道:“张楚月不用,其他都要换。” 说着,忽然想起什么,又道:“我保证不看,你们快点!” 便从道服上又撕了一条,把自己眼睛遮住,“我方才感应到,有几个角魔快要到附近了。” 李苒忙问:“我呢?” 她今日穿的也是云隐宗女修的**白纱,娇小的身材裹在轻薄白纱之中,另有一番风情。 “换!” 不二的回答很干脆。 唐仙听了,真想把这厮揍一顿。 稍作犹豫,才咬牙切齿道,“要是待会儿没有角魔,你就死定了。” 说罢,忽然想到,假若角魔真的来了,那岂不是更糟糕。 一时间也不知自己到底该盼什么。 胡思乱想着,且让那人转过身去。 原想离远一些换衣服,但又不知道角魔会不会突然过来。 只好从储物袋中拿了一身叶绿紧衣,在那人身后脱穿起来。 顷刻间便有五个大姑娘在同一棵树冠之中宽衣解带,脱成赤条条的,这场面着实壮观。 李苒尚且未得到宗门分配的储物袋。 唐仙倒是富裕一套换洗的紧衣,便借给了她。 李苒一边匆匆脱衣,一边在一旁默不作声看着四周香艳的场景。 那一头张楚月虽没换衣服,但也把头撇了过去。 刘明湘的脸比唐仙的衣服还要红,易萱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 倒是丑姑娘张眉大大方方。 李苒眼里瞧着,眉头一皱,心中暗道:“秀秀师父,瞧我一定帮你把不二师父看紧了。” 因是情形紧急,众姑娘顷刻之间便换好了衣服。 不二想了想,忽然从储物袋中拿出了六张一阶匿身符,挥手一掷,给众人分别散去。 这种匿身符,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躲避通灵境修士的神识探查,对角魔也一定效果,但却不能隐藏身迹的。 “万一来得是黄角魔,”他传音众人,“你们立刻激发此符。” 唐仙接过匿身符箓,下意识心想:“阔气啊,这要拿【军功】去兑换,又不知要花多少。” 一边想,一边寄紧腰带,刚藏在茂密的枝叶中,便听见远处传来了传林过叶的响声。 不一会儿,忽然有一个身着黑衣的男子飞速遁至树冠下的空地处,忽然停了下来。 唐仙一瞧,忽然觉得此人有些眼熟,似乎是【墩荒通灵榜】上有名的人物,在竞技场中也曾见过。 却一时想不起来他的名字。 那黑衣男子闭住眼睛,在此稍作感应,即刻寻到不二方才丢弃尸体的地方。 少许,脸上露出微微的惊喜,忽地双手合于胸前,瞬间比划了一些怪异的手势。 右掌中红芒陡然一闪,凭空出现一个古怪印符。 接着,口中道了句怪语,猛地冲地面一按。 一道白芒闪过,一团青烟扬起,那人竟然消失不见了。 唐仙看得目瞪口呆,心想自己要会这门手艺就好了。 遇到危险就拍地放烟闪人,谁能奈何得了。 扭头看那中年男子,仍是一脸郑重的神情。 便猜这厮该不是认错了人,这会儿下不了台,装模作样着。 正想着怎么找他的麻烦,又是一阵沙沙林叶声响起。 一高一矮,一壮一弱,两个身影边跳边纵,由远及近,到了二人藏身附近。 唐仙心头一跳,连忙透过枝叶望去,两个似人非人的怪物霸住了空地,仔细地环视四周。 他们都是浑身黝黑,五官躯干与人相似,面容却是丑陋吓人。 其中一个身形十分健壮,身高足有一丈,手里攥着巨大的狼牙棒,背后拽着三尺长的僵硬尾巴,坚硬的棘刺遍布其上,应是棘尾一族的角魔。 另一个身材矮小,枯瘦嶙峋,皮肉松松垮垮,手里拿着白森森的骨杖,杖顶嵌着一颗拳头大小的骷髅头,应是骨杖一族的角魔。 再看怪物的神情,一个十分冷漠,一个漫不经心,目光中都透着一股凶煞狠厉的劲头。 这两族角魔皆擅飞遁,速度极快,便怪不得那中年男子不带着众人逃遁,反而让大家抓紧藏身。 棘尾族角魔头顶上,乃是一只三纹青色长角。 骨杖族角魔的头顶,竟然是一只一纹黄角。 唐仙看见,登时心凉了半截。 二话不说向匿身符中注入一道法力,将浑身气息掩盖住。 心中便想,骨杖族虽肉身孱弱,但精神力强大,天生便可感应五行元素,极擅各种法术,威力巨大。 更何况这是一只骨杖族黄角,探查手段远胜过寻常的黄角。 倘若他有心查探,只怕这匿身符也藏不住啊。 至于棘尾族角魔,本来就是战力极强的一族,尤以肉身强悍、蛮力无比著称。 死在他们手中的人族修士大多都变成了肉泥。 “此番怕是真的凶多吉少了!”她心中忍不住暗道。 那骨杖族角魔到了此处,便一直请举法杖探查着什么。 棘尾族角魔则四处张望。过了许久,面上满是不耐烦,朝着骨杖族角魔,忽然说起叽里呱啦的异族语。 不二侧耳听取,大概是再问方才那黑衣人是不是听见了不该听的事,现今到了何处。 那棘尾族角魔越说越是没耐心,忽然用狼牙棒狠狠敲击地皮,溅起一片泥草。 唐仙低头一看,登时心头一沉,先前埋尸体的坑洞竟然被他一棒砸开了……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