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三五章 果然如此

布衣锦华 1135 作者木雨相 全文字数 2188字
“将军不用避讳,现在军中到底有多少人是世家的附庸?”杨贺突然被传召进宫还有点莫名,要说最近他过的还算舒坦,华锦不到偏殿去议事,基本上每天就少了一个经常不知道在做什么的人。 加上现在平倭的策略已经定了,大家拉扯的就只有那领军的人是谁这件事而已,虽然说目前为止请战的人还不少,但是杨贺觉得也许会稍微浪费一点时间,但是到底皇上还是会选择他们这边的人的。 不过最近就这件事嘴炮的有点乏味,杨贺才想着说把华锦这个大杀器给放出来,反正什么难题只要华锦上了,基本上就能解决了,杨贺对华锦也是真有信心,也是忘记了每次华锦解决问题的时候,都会闹出多大的事情了。 以前觉得华锦是乱来,关键的时候就忘记了华锦每次是多么乱来了,这不是记吃不记打么,真的是! 原本杨贺想说借口在家用晚宴的这件事,晚上跟华锦好好说说,最近他也觉得怪怪的,按理说,宁淏之前就很得皇上的信任,这次也中了状元,御前行走,可谓天子近臣,这样的身份照理说应该是大有可为的。 但是目前为止,宁淏韬光养晦的让他们都觉得这不是他们认识的这个人,之前没当官的时候宁淏还对付邱南冲,怎么现在每天偏殿议事,他居然能够看着邱南冲活蹦乱跳的,还没有什么动作呢! 秦尚任和他还有张璞都觉得宁淏这情况有点太低调了,反而应该低调的华锦居然高调起来,遇到不少事情不说,大闹后宫,让整个京城她的传说沸沸扬扬,之后又是遇刺,又是被邱绍宗冲撞二楼。 最过分的是,这么闹下去,现在京城不少达官显贵都已经开始默认嘉善郡主以后是一定要进宫的,皇上也似乎非常认定这件事,有好多次都不加遮掩的表现自己对华锦的关心,这么搞下去,连他们这些知道华锦和宁淏是一对的人都要怀疑是不是华锦真的要跟皇上成了。 结果当事人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好像对这件事不感兴趣,而且,最近也不知道怎么的,以前算是置身事外的宁怀远也动作不断,也不知道是受到什么刺激了,总觉得好像也是跟华锦有关呢。 华锦表示自己很无辜,为啥京城里有点什么事情都要找她,她是无辜的好不好,宁怀远自己大姨妈来了,关她什么事啊,她还觉得麻烦呢,都不想管着宁家的事情了,她现在事情很多,忙得很的。 要不是宁淏还是想要继续调查下去,华锦真的会有放弃的想法,真的很麻烦的。 杨贺这莫名其妙的被传召入宫,才进门就被皇上问了这么一件事,一时有些愣神,但多年来的经验还是让他很快的反应过来“军中从来都是听从将领的,这是规矩。” 慕容桓问的好像很笃定一样,但是杨贺可不敢直接肯定作答,谁知道皇上问这个是掌握了什么,还是说只是在做试探,到底是怀疑世家还是怀疑他呢,杨贺小心的做了个没有肯定答案的回答。
“所以只知道有将军,不知道有皇帝吗?”慕容桓直接拍桌子。 这个职责就大了,之前也曾经有人职责过杨贺的军队,只听从杨贺一人的命令,不知天子为何,幸亏杨贺还是很得慕容桓信任的,就算如此,他也是直接拿着护符进宫,要交出兵权表达自己并不是拥兵自重的意思。 慕容桓当然没有收下,而是安抚他,表达自己多么信任杨贺,谁知道这事情都过去一阵子了,皇上居然又问这件事。 “微臣不敢,臣虽奉皇明带领军队,但是却从不敢擅自做主,麾下将士也从来为皇命令是从,绝无二心!”杨贺赶忙表达自己的态度。 慕容桓对杨贺还是信任的,这倒不是他信任杨贺,而是之前在西南的时候,他是亲眼见过杨贺带兵的,也见过这些人对自己的尊敬,现在护卫京城的时候也一样做得很好,特别是上次可以毫不犹豫的交出兵符,多疑的慕容桓当然比起世家的人,更信任杨贺。 “朕知道杨爱卿的忠诚!”慕容桓扶着杨贺起来。 虽说慕容桓的态度非常温和,但是他的心中也同样升起了冰冷和无奈,就算他多么忠诚,也是一样被皇帝这样警惕着,这才是悲哀。 慕容桓是个多疑的人,他的心中轻易不会完全信任人,即使现在表达的信任,也不过是比较上的。 “微臣对陛下的忠诚,苍天可鉴!”杨贺继续表达自己的心,就算心中很凉,有些事情还是必须要做的。 “朕知道,杨爱卿快请起!”慕容桓的怒气已经消失了,让杨贺起来,才继续说道“朕相信杨爱卿,但是却不相信其他人,杨将军作战经验丰富,朕命令你今日回去之后拟定一个军队改革方案上来!” 到底要怎么改革,改的是什么,就算是慕容桓不说,杨贺也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听到这样的命令,他一面为自己暂时是安全的觉得放松,另一方面,却对这所谓的军改,完全摸不着头脑。 “郡主在看什么?”杜荃跟着华锦回家的时候,便看到自家郡主才从侧门进入郡主府,就站在门口,突然望着一个方向,天空中月色撩人,银色的月光好像镶嵌在华锦的眸子里,一片清亮。 “这个时辰,应该已经定了吧!”华锦低声说道,然后转身跟杜荃吩咐“到外院门房上说一声,明日一早替我给杨府送帖子,就说明日华隐秀到府上拜访,问问什么时间有空。” 杜荃听了华锦的吩咐之后,转身就往外院走,这郡主府都是自己人,华锦就算一个人也不会遇到什么,她并不会十分担心。 华锦一个人往自己的院子里走,突然好到一侧的落叶堆里面有动静,果然,白净的少年突然冒了出来,见到华锦之后还有些惊讶,华锦见到他这样,伸手把杜若头上的落叶摘下来“让你一个人回来,怎么跑叶子堆里了?”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