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四章 见面

交锋 814 作者可大可小 全文字数 3303字
朱慕云在回宪兵分队之前,给邓湘涛送了一份紧急情报。宫崎良一为了抓军统的特派员,竟然用了一个中队,加一个小队的宪兵。这么多人,已经超过了军统的能力。 邓湘涛的计划,是想利用黄瑞琦与特派员接头的机会,引诱宫崎良一上钩。集中军统的行动人员,将宫崎良一以及野山小队消灭。 要做到这一点很难,如果是在战场上,一个国军营,都未必能消灭一个日本小队。可是,军统的行动人员,都是精英。邓湘涛选择的,又是最利于近战的市内。以军统之长,击宪兵之短,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是,如果宫崎良一的手下,不止一个小队,还要加上一个中队的话。就算邓湘涛,能集中古星区行动处的所有人员,这个任务,也不可能完成了。 就算宫崎良一,真的进了圈套,以军统的实力,也是吃不下的。甚至,有可能噎住,甚至噎死。在古星,军统还不具备,与日本人硬碰硬的实力。 军统的长处,是偷袭、暗杀、纵火、绑架、刺探情报。如果与宪兵队,搞成了近战,虽然前期军统会占上风,但古星毕竟是日本人的地盘。日本人随时可以获得支援,而军统呢,根本没有所谓的后援。 或许,军统的后援,就是朱慕云。他拿到第一手情报后,及时传递给邓湘涛,让他能果断采取措施,避免不必要的牺牲。 朱慕云在三星街,没有见到田梅次郎,他只是与负责警戒的西田仓,聊了几句。西田仓只是一名新兵,知道的情况不多。朱慕云也不好多问,如果问多了,反而会引起西田仓的怀疑。 但是,仅仅聊了几句,朱慕云马上就猜到了宫崎良一的计划。野山小队的人,全部换上便装,在最里面抓捕黄瑞琦和特派员。而宪兵中队的人,则在外围,形成一个大的包围圈。 如果军统的目标,只放在最里层的野山小队,而忽略了外面的宪兵中队,很有可能,会陷入拉锯战。一旦交火,双方陷入胶着,对军统是非常不利的。 军统在古星执行任务,历来都是一击便走。不管有没有成功,保证自身安全,是最为重要的。与日本人硬碰硬,也是最愚蠢的做法。 朱慕云相信,只要邓湘涛及时收到情报,一定不会让宫崎良一得逞。毕竟,计划是军统制订的,特派员在哪里接头,何时出现,都由邓湘涛来定。 邓湘涛只要知道,宫崎良一手里,多了一个宪兵中队,想必邓湘涛,马上就会调整,接下来的行动。 朱慕云能做的,是将情报送出去,剩下的事情,与他再无关系。他只希望,邓湘涛能及时调整计划,甚至临时中止,黄瑞琦与特派员的计划。 将情报送出去后,接下来,朱慕云要做的,就是履行一个宪佐队长的职责。回到宪兵分队后,朱慕云先向大泽谷次郎汇报了,关于野山被杀之事。毕竟,大泽谷次郎是朱慕云的直属上司。 然后,两人一起,去了四楼小野次郎的办公室。听说野山死了,还是被人用斧头砍死的。小野次郎很是愤怒,虽然野山,是被宫崎良一借调,但不管如何,野山都是宪兵分队的人。 而且,野山还是一名军官。光天化日之下,一名日本军官,在日军占领的古星,被人当街砍死,这是对大日本皇军的挑衅。 其实,野山死的时候,宫崎良一就向他汇报了。但是,小野次郎并没有过去。第一,野山现在是宫崎良一的人。第二,此案发生在三星街,属政保局的管辖范围。甚至,朱慕云向他汇报的时候,他都当不知道。 “这件事,你怎么现在才汇报?”小野次郎不满的说,不管怎么说,野山都是他的人。 “此事发生后,我就去三星街,勘察了案发现场。据目击者证实,野山是被两名凶手袭击。先是用扁担打倒,后被人用斧头砍杀。”朱慕云介绍着说。 每次向人介绍,野山被袭击的过程,朱慕云都有一种,压抑不住的兴奋。如果野山,真是死在九头山之手,那他还真的有些,佩服九头山的这帮人了。 联想到,以前多次占了九头山的便宜,朱慕云还有些于心不忍。这帮人,有血性。敢爱敢恨,是条汉子。 “我现在去政保局。”小野次郎不理朱慕云和大泽谷次郎,马上下了楼。 朱慕云和大泽谷次郎追上来,小野次郎转过身,说:“你们的任务,是在法租界。特别是朱慕云,你的时间可不多了。什么时候才能抓到凶手?我和本清课长,都在等着。”
“一定以最快时间,抓到凶手。”朱慕云坚定的说。 小野次郎走后,朱慕云也出去了,为了抓凶手,他得把整个宪佐班的人,全部派了出去。这段时间,宪佐班和巡捕厅的人,没有其他任务,全力抓捕九头山的土匪。甚至,程吉路的人,都被朱慕云调动起来了。 程吉路负责的那些人,挂的是三科的编。他们虽然归属宪佐班,可实际上,是政保局其他部门,派到宪佐班的人员。朱慕云给他们安排任务,其实也是让政保局的人知道,自己正尽心尽力的,四处抓捕凶手呢。 而朱慕云,则去了巴黎咖啡馆,与杨志见面。不管凶手,能否抓到,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杨志现在是二处的人,马上就要打入军统。以后,杨志将是二处,从军统获得情报的重要手段。 今天的杨志,穿着一身西装,可是,这身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西装,却显得有些大。穿在他身上,说不出的滑稽。他比朱慕云先到,见到朱慕云进来后,马上站起来,朝了朝手。 “处座,军统联系我了。”杨志见到朱慕云后,兴奋的说。 “能确定是军统吗?”朱慕云不动声色的问。他与杨志的接头,看似神秘,其实没那么复杂。所有的事情,他都与邓湘涛提前商议好了。 只不过,杨志被蒙在鼓里。他可能会觉得,紧张而危险。打入军统,为朱慕云效力,每个月两根金条,这种危险又能赚大钱的事,让杨志这段时间的有肾上腺素,不断飙升。 “基本确定。”杨志笃定的说。 他之前在政保局上班,身份敏感。就算被开除,依然还是有用的。比如说,他身边,就已经出现了安清会的人。 甚至,只要杨志愿意,随时可以加入安清会。政保局不要他,但是,安清会愿意接收。 另外,警察局也向杨志,抛出了橄榄枝,如果杨志愿意的话,可以回保安处。以他的手段,在警察局还是有所作为的。 只是杨志有特殊任务,他现在是朱慕云的人。而朱慕云给他的命令:没进入军统前,不得有下一步的动作。哪怕就是日本宪兵队,让他加入,都不能答应。 “什么叫基本确定?确定就是确定,不确定就是不确定。你要告诉我是,是肯定的消息。模棱两可的消息,我可不听。”朱慕云不满的说。 “我一个玩得好的,最近给我介绍了一个新朋友。那人,总是向我打听,政保局的事情。虽然他没有说明身份,但我猜,他肯定是重庆方面的。”杨志笃定的说。 “他都向你打听些什么?”朱慕云随口问。 “主要问我在政保局,干过些什么事,现在跟局里的人,还有没有联系之类的。当然,也会问起,我现在的生活。他还问我,对新政府和局里的态度,我被开除了,当然是怨气冲天。这些,我都按照处座教导的,一一回复了。”杨志微笑着说。 现在,朱慕云每个月,会给他一百多大洋。可是,在别人眼里,他得是破罐子破摔,只是想过,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生活。 “最近,那位新朋友,有没有让你做什么事?”朱慕云问。 “他就告诉我,愿不愿意赚钱。我说,当然愿意。他们就让我,重操旧业。”杨志说。他现在给人的印象,就是花钱大手大脚,又没什么积蓄,当然缺钱花了。 “去哪里偷?”朱慕云问。杨志是小偷出身,最擅长的,当然是入室盗窃。 “去局座家。”杨志看了朱慕云一眼,有些害怕的说。 “局座家不会有机密,他们想要什么?”朱慕云诧异问,任何一个情报人员,都不会把机密,随便放在家里的。 李邦藩是如此,朱慕云也是如此。政保局有机要室,所有的机密文件,都会放在那里。其他的机密,尽量存到脑子里。 “我也不知道,但下午,就要去。”杨志说。晚上,李邦藩就会在家,而白天,家里反倒方便。 “你按照对方的要求去做就是,局座那边,我自会报告。”朱慕云说,李邦藩也是知道杨志身份的,就算真的出了什么意外,李邦藩也不会怪罪。 朱慕云知道,这只是军统的一次测试行动,并不是要从李邦藩家,偷到什么机密。而是要检验,杨志是否,已经与政保局一刀两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