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缠绵话一叙衷肠

作者风影摇曳 全文字数 2945字
这接连数日的绵绵细雨,终究是停了,黛瓦上的雨滴还时而落下,时近了黄昏后,多日不见的夕阳,却是将落入西山之下,一弯残月悄无声息的挂上了树梢,黯淡的月华似有若无,毫不起眼。 “唉,这还没成亲哪,就成了寡妇......” 许娇容端着饭菜走进了正堂之内,一来是忧虑亲弟许仙抱恙在床,二来则是去邻里帮衬,回转之后的无奈叹息,眼见李公甫与桌案之前擦拭着扑风刀,错愕的问道:“你好端端的,拿着刀做什么?” 李公甫没好气的瞥了许娇容一眼,与衙门之中受了奚落,回来之后又听娘子的斥责,自是满腹牢骚,强耐着性子,低声说道:“昨夜又有童女被杀了,被钢刀砍得血肉模糊,我原本估摸着是来了江洋大盗,但如今仔细一想,可能是寻仇的!” “衙门的差事越发难做了,你们钱塘县衙门的库房,这才安生了几日啊,怎么又来了江洋大盗?”许娇容本是寻常妇人,忧心李公甫出了闪失,将手中的饭菜搁在了桌案之上,言道:“要不,你去衙门请辞吧,整天担惊受怕的,什么日子是个头啊......” “各扫自家门前雪?”李公朴没好气的瞥了许娇容一眼,反问说道:“都像你这么想,这老百姓的日子还过不过了?” 许娇容虽然性子泼辣,但也是通情达理之人,闻言之下也是无法辩驳,但望着李公甫手中的扑风刀,委实是如坐针毡,这刀剑无眼,万一出了个什么好歹,可如何是好...... “咦,汉文不是会武功吗?”许娇容情急之下,便想到了昔日与梧桐树下那如同戏法般的一幕,仅仅是并指遥遥一点,便将这扑风刀生生凿穿,当即言道:“我去找汉文......” “行了,汉文还病着哪,衙门里的事情,你少管。” 李公甫本就是这钱塘县威风八面的捕头,幼时便习练过拳脚功夫,虽知这江洋大盗手段凶残,但有一众衙役同行,却也是当真不惧,便将扑风刀归鞘之后,放在了一旁,当即说道。 桌案上四道菜肴均是减半,这已经是接连数日了,自从汉文抱恙在床后,这饭菜便由小青姑娘送入了房中。 厢房之内,蜡烛微微晃动,窗棂尚未来得及休憩,风儿自缝隙之中微弱的传来,本就是素朴的陈设,包文正与娘子白素贞相对无言,谁也没有去触碰着桌案上的饭菜...... “娘子,你可是怕我一去不回?” 包文正凝望着这倾国倾城赛天仙的自家娘子,心中落寞却是无法言明,唯有开言打破了沉默,设法另辟蹊径,驱散这端庄贤惠的妇人心头的担忧,接着言道:“那天庭我自是没有去过,但也无非是琼楼玉宇,美不胜收,无非是与日月齐辉,和天地同寿,可是这些,我并不在意啊......” “如我先前所言,我如今已经历经了四世轮回,与长生不老何异?与这人间得娇妻如你,好过那冷冰冰的天庭太多了!” 烛光之下,那眉清目秀的少年郎侃侃而言,萦绕着怜惜与爱意的的眼神,深情的凝望着白素贞,情真意切的言词自是不曾有假。 白素贞凝望着自家的官人,那满腹的心酸却是说不出来,明知官人这一番深情自是情真意切,但是有玉帝敕令,这天庭去时容易,再想下凡却是千难万难...... “官人,你且宽心前去,为妻在家中等着你。” 白素贞忍住了心头的黯然和神伤,依旧强颜欢笑的轻声说道:“那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官人可要早去早回啊......” “那是自然,我怎忍娘子独守空房?” 包文正存心调和这分别时的哀伤,便以闺房之乐出言调侃,伸手握住白素贞的柔荑,接着语重心长的言道:“娘子,等我回来!” 白素贞含笑颔首,灿然的星光水眸凝望着自家的官人,与这即将分别的前夕,自是要将其深深的篆刻在自家的心间,哪怕是明知早已忘不掉了....... “娘子,你说那月亮之中,真的有嫦娥吗?”
如梦似幻,包文正牵着白素贞的柔荑,遥望着那残月如钩斜挂与苍穹之上,一股失落的心境却是油然而生,禁不住轻声叹息,明知道身侧便是青城山下白素贞,也明知道那天昌仙子明日便会前来,依旧呓语言道。 “自然是有的,只是我也没有见过罢了......” 白素贞静静的依偎在官人的肩头,轻声回道。 “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包文正远眺着残月如钩,又低头凝望着自家娘子白素贞的脸庞,泛起了笑意,言道:“我去了天庭之后,就当面问问嫦娥,作神仙当真有这么好吗?” “为了长生不老,当真值得吗?” 白素贞闻言之下便是惊愕不已,问道:“官人,你怎么可以问这个?” “嫦娥奔月”的故事人尽皆知,心中虽是不耻,但与嫦娥仙子当面提及,那众目睽睽之下,岂是君子所为! “我还要问问王母娘娘,牛郎与织女,又碍着她什么事了,为什么划一道银河,令他们只能在七夕节相聚一夜!” 包文正语不惊人死不休,凝望着白素贞面带笑意的言道。 本就无意去做那中天北极紫微大帝,此去天庭当众落了王母娘娘的颜面,一路桀骜不驯,动辄嚣张跋扈,若那玉帝还将这四御之位授与自家,岂非是贻笑大方! “官人,我宁愿与你不再相见,也不愿你触怒了天庭,万劫不复......” 官人不惜获罪与天庭,不惜触怒天庭瑶池王母,也要回转人间,此番深情自是不假,但却是后患无穷,白素贞又如何不知天条的森严与无情,当即开声规劝说道。 “其中的分寸拿捏,我见机行事!” 包文正长叹一声,端详着白素贞沉声说道。 既然一次婉拒了玉帝敕令,这青萍剑便赐下了的上卷,这中天北极紫微大帝之位,定然是烫手的芋头,否则与那聊斋志异的世界之中,便是完成了“妖妻鬼妾战黑山”的系统任务,也仅仅是功成身退,得以返回绣玉谷移花宫而已…… 不知道,这许多年过去了,邀月宫主和怜星宫主,近况如何了…… 一双儿女,也该是长大成人了吧…… 纷乱的思绪自心头升起,转瞬之间便被包文正埋葬在心底的深处,多思也是于事无补,如今迫在眉睫的,依旧是这天庭一行…… 红花白藕青莲叶,三教总来是一家,可是封神一战之后,截教门庭早已凋零,三教的弟子大多皆是天庭的神仙,尤以截教为最,这其中的恨,又岂会轻易的揭过...... 故而轻易涉足其中,实乃不智之举! 凭窗处,包文正揽着娘子白素贞纤细的腰肢,嗅着那如兰似麝的体香,望着那璀璨的星辰和无尽的夜空,正是“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亥时三刻,那夜空中的诸天星辰也越发的璀璨,包文正这才来到了桌案之前,将那镂空的檀木匣子缓缓的开启,煌烈紫气与那衮服和冠冕上流转不休,一股玄奥莫测的韵味自是油然而生! 那衮服雍容华贵,双肩两袖则是篆刻着洪荒年间的符文,蕴含着不可描述的天地至理,却是“地、火、风、水”四字各自蕴含一缕奥妙,此四字非同等闲,乃是自鸿蒙之中便亘古长存,也是五行阴阳溯本归源之根。 那冠冕的玉藻计十二旒,颗颗乃是九天玄晶精心打磨而成,萦绕着璀璨的光芒,也遮掩了冠戴者的额前,束发的玉簪也篆刻着奇异的符文,以及那不知何物炼制而成的朱缨,皆是蕴含着莫测的神通,以及无上的威严。 包文正将这中天北极紫微大帝的衮服和冠冕穿戴后,启开玉瓶倒出那仅有一粒的“太元金丹”,吞下腹中之后,便举步走出了厢房,与那院落之中站定…… 白素贞的笑意如那和煦的春风,灿然的星光水眸更是顾盼生辉,望着那尊贵无比的身形走出厢房,侧首之际已是忍不住潸然泪下……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