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章 按在地上摩擦

万界圣师 470 作者雪落君 全文字数 2395字
房间内,一个直径六米的护盾将阿平隔开。 而化身修罗的阿平,正疯狂的攻击着护盾,拼命的想要冲进去。 只是,在这种恐怖的场景中,被守护在护盾中,似乎随时可能面临危险的青年,面上却没有丝毫恐惧。 不,何止是没有恐惧,他简直是完全无视了外面的危险。 毕竟,青年手中操控着鼠标键键盘,正在参与着团战,对于外面的危险仿佛丝毫不放在眼中。 这一刻,马小玲丝毫没有感觉到情况的危机,更加没有觉得这场面很惊悚。 相反,看着这一幕,她觉得自己忍不住想笑。 当然,笑归笑,尽管那青年在他看来是为了游戏不要命,但出于那第一眼的亲近感,就让她忍不住想要救下对方。 “哼!妖孽,还敢来此作祟,今日,本姑娘就收了你!” 口中一声冷喝,马小玲手中符纸抛出,将化身修罗的阿平击退。 被击退的阿平也发现了马小玲的存在。 那残存的一点点智慧,让他在继续攻击护盾与杀掉现成的生灵之间做出了明智的选择,对着马小玲攻击而去。 顶着马小玲不断施展的道法,阿平一步步的靠近。 在马丹娜的教导下,马小玲虽然道法修为不错,却也毕竟还是凡人之身,面对这种只知杀戮的修罗,多少有些力有不逮。 如果是在楼顶,有提前布置的阵法,有大家的阳气生机可以借用,降服一个修罗还有过半的把握。 而如今,在阿平的攻击下,却开始险象环生。 就在此时,牧风也参与完了一场团战,陈公公一**掉了对方的水晶。 随着胜利的声音响起,牧风起身,看向了外面的战况。 “小姑娘,你这招杀鬼术用的不大灵活啊。 施展这种咒法,哪里还用得到咒语? 这个世界,太上老君连连神念都已经消散了,这种小术法,只要掌握了与天地共鸣的核心,完全可以信手拈来随意施展。” 牧风的声音如同醍醐灌顶,在马小玲脑海中响起。 一瞬间,她感觉自己对于道法的领悟似乎打破了某种瓶颈。 之前需要咒语配合手印才能施展的咒法,现在只要双手结印可以轻易的施展出来,甚至于因为理解程度的增加,威力还要比先前来的更大。 更快捷的施法手段,更强大的术法威力。 马小玲如同新手白板装换上了史诗级神级装备,整个人的输出威力倍增,开始压着阿平花式吊打。 “唉,还是不行啊,这道五雷咒,最后一道手印根本没有起到共鸣天地法则的作用,反而脱了释放的节奏。 用不好,还不如去掉,反而能够更快施法,避免调动来的天雷之力退散。” 听到牧风的话,马小玲直觉有理,双手再次结出五雷印,直接去掉了最后一道手印提前施展,发现果然施展成功,且威力竟然提高了三成。 轰! 一道雷霆劈在了阿平的身上,将修罗的阴煞之力驱散不少,劈的阿平全身发黑,头发根根倒竖。 见到一击奏效,马小玲举一反三,自己跟着感觉将金系法术斩仙剑做出优化,又灵光一闪,在释放斩仙剑的同时,在剑上施展了一道掌心雷。
金属导电,金系术法与类系数法结合,竟然爆发出一加一大于二的威力。 刷的一剑落下,阿平整条右臂被劈下,化作点点煞气,被牧风挥手驱散。 “孺子可教也,去掉繁琐,直达本源,跟着自己的感觉走。 唯有抛掉心中的仙佛,才能成为仙佛,想要进步,领悟术法本源是躲不过的一步。” 点点头,对于马小玲的表现,牧风很是满意。 听着牧风的话,马小玲对于术法的施展越发的游刃有余,甚至于一些简单的术法已经能够做到心念动而术法成,不再需要配合手印施展。 至此,阿平再也无力抵挡马小玲的攻伐,整只鬼被按在地板上摩擦。 当马小玲把自己所会术法施展了大半的时候,修罗阿平已经只剩下一个脑袋。 就在马小玲准备一鼓作气,施展最强手段把阿平化成灰灰的时候,牧风的声音再次响起。 “好啦,再打下去他就真完了。 打成这样,一身怨气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带他去跟一些故友道个别吧。” 闻言,马小玲停下手中施展了一半的法决,转过头,一脸好奇的打量着牧风。 “你到底是什么人?” 能够几句提点让自己战力暴增几十倍,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一个沉迷于游戏不可自拔的普通青年。 沉迷于游戏的,不应该都是某些作者那样玩起来游戏连更新都顾不上的货色吗? 看着马小玲怀疑的目光,牧风从桌上拿起护身符,递到了女孩的手中。 这护身符,是我八十年前随手制作的。 说完,牧风提着阿平的脑袋向外走去。 身后,马小玲一脸懵逼的看着手中的护身符,脸上是茫然不知所措。 这一刻,她有一股找个地缝钻进去的冲动。 自己,把别人随手制作的护身符借给别人,理由是为了守护对方的安全。 这种行为,现在想来,真的好羞耻。 紧握着手心的护身符,马小玲转身快步追了上去。 修罗只能被灭杀,否则就只知杀戮。 而听牧风所言,似乎修罗并不是不能超度的。 那么,需要怎么个超度法,马小玲表示自己很好奇。 不多时,两人已经上了楼顶。 当然,一同被带上来的,还有阿平那仅剩的一颗脑袋。 都被虐的只剩一颗脑袋了,阿平还在咬牙切齿,口中不时的吐出一个‘杀’字。 当然,这样的表现,却显得不自量力的有些可笑。 嗯,对于牧风来说是很可笑,但对于佳佳大厦的住户来说,一个脑袋满是狰狞的喊着‘杀’‘杀’‘杀’,就显得有点惊悚了。 “这......这是阿平?小玲,你收服阿平了?” 好友王珍珍看着被带上来的阿平的脑袋,带着期望的对着马小玲问道。 闻言,马小玲尴尬的不知是该点头还是该摇头。 收服,自然是不可能的,只是阿平只剩一个脑袋了,确实是被她按在地上摩擦的结果。
隐藏
尊宝娱乐